欢迎您访问南京安优网络官方网站,本公司专注于:网站制作、小程序开发、网站推广。 24小时服务热线:400-8793-956
当前位置:南京网站制作公司 > 资讯中心 > 安优观点
互联网与小众音乐的突围
来源:南京网站制作 时间:2018-02-11 20:48:48

 导语:

2017年夏天,一款大热网综《中国有嘻哈》将嘻哈音乐带入主流视线。从摇滚,到民谣,再到嘻哈,互联网的出现创造了新的音乐平台与市场规则,也成就了小众音乐的突围。
本文将以民谣音乐为例,试分析互联网音乐的新规则、新机制,以及小众音乐如何利用互联网实现突围。
网络音乐与小众音乐的春天
随着技术的革命和传播媒介的创新,大众收听音乐的方式也一直在变化。从黑胶唱片到卡带流行,从卡带盛行到CD时代,21世纪之后,则是数字音乐的天下。如今,黑胶唱片、卡带、CD都已成了收藏品,人们通过网络下载、复制、播放音乐。数字音乐产业也确立了自己在我国数字内容产业中的重要地位,传统唱片公司、电信运营企业和互联网新贵企业争相涌入这个行业,为音乐产业创造了新的“互联网模式”。原本听众少、流行度低的小众音乐也因此走进了大众视野,迎来了新的春天。

图 1‑1 音乐收听介质变迁(自制图)
 
根据CNNIC于2017年8月发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6月,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到5.24亿,较去年底增加2101万,占网民总体的69.8%。其中手机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到4.89亿,较去年底增加2138万,占手机网民的67.6%。

图 1‑‎2 2016.12-2017.06网络音乐/手机网络音乐用户规模及使用率(摘自CNNIC报告)
除了总用户数外,网络音乐的日活用户数量也相当可观。根据易观智库于2017年11月发布的《中国数字音乐用户行为洞察白皮书2017》,移动音乐月活用户规模超过5亿,日活用户规模超过1亿,且移动音乐用户人均单日启动约4次,人均用时长在20分钟左右。可见,网络音乐已经成为了许多网民日常生活中接触频率极高的一项应用。

图1‑3 2017年1-9月移动音乐领域活跃用户规模(摘自易观报告)

图1‑4 2017年第2季度中国移动音乐用户人均单日使用时长、2017年第3季度中国移动音乐用户人均单日启动次数(摘自易观报告)
 
大规模的用户数量背后,是更深层次的需求。网络音乐的用户与传统时代的音乐听众不一样,他们有更大的选择权,他们不需要“被迫”听“大部分人都在听的”,他们完全有自由选择自己想听的音乐。并且,随着网络音乐的不断发展,国内网络音乐市场的寡头化趋势已经十分明显,在激烈的竞争中,差异化的版权资源无疑成为了关键。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以往市场无暇顾及、听众无力顾及的小众音乐就得到了走进大众视野的机会。
 
根据易观发布的报告,以QQ音乐平台为例,较之于2014年QQ音乐平台类型单一、增长缓慢的播放量增长,2016年QQ音乐平台播放量增长的音乐类型种类多元且增长迅速,包括朋克、电子、外文OST、舞曲、嘻哈说唱、ACG、民乐等多种类型。小众音乐爆发,并逐渐打破了流行音乐的长尾效应。

图 1‑‎5 2016年QQ音乐平台播放量增长的音乐类型(摘自易观报告)
下文中,笔者将以民谣音乐及民谣歌手陈粒为例,分析小众音乐、小众歌手是如何在互联网音乐产业中被发现、被关注的。
互联网与“民谣热”
持续升温的“民谣热”
从《董小姐》到《南山南》,从《莉莉安》到《成都》,近五年的华语乐坛里掀起了一场“民谣热”,也捧红了如宋冬野、马頔、陈粒、赵雷等一批独立音乐人。民谣从其诞生起就是游离在主流音乐之外的一种小众音乐形式,它没有过流行乐的传唱度,也没有摇滚的辉煌感,它一直是清淡小众的音乐形式。“路灯下的民谣”,就是对从前的民谣音乐的形象注解。而近五年的这场“民谣热”,让“路灯下的民谣”逐渐变成了“镁光灯下的民谣”,这是唱片时代不可能出现的一场民谣狂欢。这场“民谣热”背后的关键,是互联网创造了新的音乐机制。
 
下文中,笔者以民谣歌手陈粒的发展经历为例,探析小众歌手如何在互联网音乐产业中获得大众关注度。
 
陈粒的民谣之路
陈粒是中国内地最具代表性和知名度的一位民谣歌手和创作人。大学时,她参与组建了“空想家乐队”,并一直独立活动着。2012年,“空想家乐队”获得了“Zippo炙热摇滚大赛”上海赛区冠军,成为上海“迷笛音乐节”的开场乐队,在民谣圈内初具一定的知名度。2014年,空想家乐队推出了第一张专辑《万象》,同年,陈粒退出该乐队选择单飞。
单飞之后的陈粒选择独立做音乐,并迅速获得了极高的人气。2014年11月,她发表歌曲《奇妙能力歌》,获得了“网易原创榜”冠军,同时入围了“第四届阿比鹿音乐奖”年度民谣单曲。
 
2015年2月2日,陈粒发行首张个人专辑《如也》。2月5日,专辑内歌曲《易燃易爆炸》获得“网易原创榜”第78期榜单冠军;4月2日,专辑内歌曲《种种》获得“网易原创榜”第85期冠军;5月,陈粒以个人身份参加了“西湖音乐节”。
 
2016年1月,陈粒获得“第五届阿比鹿音乐奖”最受欢迎音乐人(民谣),她的专辑《如也》获得年度最受欢迎唱片奖(民谣),其歌曲《奇妙能力歌》获得年度最受欢迎单曲奖(民谣)。同年4月9日,她获得了“第16届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原创新势力奖,这是陈粒第一次出现在主流乐坛的颁奖礼上,4月16日,她入围“华语金曲奖”年度最佳国语女新人奖。可以说,2016年是陈粒正式从民谣圈走向主流视线内的一年。
 
2016年下半年,她推出第二张个人专辑《小梦大半》,并举办全国巡回演唱会。之后,她又为电影《外公芳龄38》、《我在故宫修文物》演唱了宣传曲和主题曲。2017年6月,芒果TV选秀娱乐节目《快乐男声》宣布陈粒担任节目音乐召唤师,与歌手罗志祥、李健一起选拔和指导参赛歌手。
 
从陈粒的发展经历中,可以看到,“音乐排行榜“、“音乐节”和“阿比鹿音乐奖”等机制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事实上,音乐APP、音乐节等形式正是互联网音乐产业中的重要环节,也是互联网音乐产业不同于传统音乐音乐的重要特点。下文中,笔者将对互联网中的音乐机制作详细的分析。
 
互联网中的音乐机制
唱片公司式微 互联网音乐平台主导
互联网的发展淘汰了工业时代的唱片体系,唱片不再是音乐的主要载体,唱片公司在音乐产业中的主导地位也被剥夺。与之对应的,是互联网音乐平台的崛起。独立音乐人也因此获得了更广阔且准入门槛更低的宣传渠道,得以进一步靠近受众,走向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唱片时代,传统音乐创作是一条工业化的流水线,歌手被贴上固定的标签,如“情歌王子”、“甜歌天后”、“苦情歌王”等等,再由唱片公司一手操作,选歌、录歌、发行唱片、上节目做宣传,一系列活动打包出售。这样的机制下,歌手的自主权少;唱片中收录的歌曲也大多为大部分人喜爱的流行音乐,那些受众少的音乐流派,如民谣等,则不会被唱片公司看中收入旗下歌手的唱片。而独立音乐人则往往被唱片公司收编为幕后人员,为那些被唱片公司选中的歌手们写歌制作,没有走进大众视野的机会。
 
互联网音乐时代则不同,各种互联网音乐平台的出现,给独立音乐人提供了自主发行唱片的平台,使他们不再需要依附于唱片公司。且互联网时代听众的细分需求凸显,独立音乐人们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音乐流派,哪怕这种音乐是小众的,在互联网中仍然能找到不少的听众。
 
以歌手陈粒为例,在她的成长轨迹中,网易云音乐无疑给了她绝佳的助力。
 
网易云音乐是一款由网易开发的音乐产品,在猎豹全球智库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音乐类APP排行榜》中排名第四。网易云音乐内专门设置了名为“网易音乐人”的栏目,所有的独立音乐人都可以加入此栏目,发表自己的作品。
 
培养独立音乐人实际上是在积累差异化的版权内容,在网络音乐领域寡头化的趋势下,各大音乐平台都在集中精力积累精品的、多样的、差异化的音乐内容,高水平的独立音乐人与多样优质的音乐内容成为各大音乐平台的抢夺对象,这为所有独立音乐人提供了良好的机会。
 
当然,开辟一个“网易音乐人”的栏目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仅仅提供一个发表作品的窗口是远远不够的。音乐平台需要解决的,不仅是“平台”本身,而是平台背后涉及的版权问题、音乐变现问题和音乐质量问题。
 
为此,网易云音乐采取了一些目前来看有益且有效的措施。首先,所有的音乐人在加入这个平台前,必须阅读并签署一份协议,这份协议中着重标注了关于版权问题的说明;其次,所有的音乐作品被上传后,后台会每日生成透明直观的数据报表,并根据作品本身的质量来分配各个维度的曝光度;最后,关于作品的变现问题,网易音乐人提供包括售卖数字专辑、开通赞赏、售卖周边等多种变现方式,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过去严重困扰大部分独立音乐人的资金问题。

图 3‑1 网易音乐人申请步骤(摘自网易云音乐官网)

图 3‑2 “网易音乐人”界面(摘自网易云音乐官网)

图 3‑4 “网易音乐人”界面(摘自网易云音乐官网)
除原创音乐平台之外,“音乐排行榜”作为一个从唱片时代发展而来的产品,在互联网音乐时代有了新的蜕变,也在小众音乐、小众歌手的发展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以网易云音乐为例。互联网时代的音乐排行榜与唱片时代的音乐排行榜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其多样性的提升。过去,各大唱片公司、评价机构只是统计并发行一定周期内的“销量排行榜”、“金曲排行榜”、“劲歌金曲前十名”等相对简单的榜单,相应的,也就只有大众知名度较高的流行歌手能够上榜。互联网时代则不一样,得益于大数据的迅速发展,各大音乐平台可以自动生成各式各样的榜单。按流派分,有“古典音乐排行榜”、“嘻哈榜”、“电音榜”等等,按国别分,有“UK排行榜”、“美国Billborad排行榜”、“法国NRJ Vos Hits”排行榜,还有按发行时间、热度等排名的各种排行榜,这为各种流派的音乐、不同知名度的音乐人都提供了登上榜单、拓展知名度的机会。
 
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原创音乐榜”则是一个十分关键的榜单。许多民谣音乐人创作的单曲,首先是被民谣爱好者们顶上了“原创音乐榜”的前列,才会被非民谣爱好者看见并收听,进一步获得大众关注度。陈粒的许多大热单曲,如《易燃易爆炸》、《奇妙能力歌》等等就是通过网易云的原创音乐榜被更多人熟知。
 
图 3‑6 网易原创音乐榜(摘自网易云音乐官网)
上文提到,除了网易云音乐外,其他的互联网音乐平台也在大力构筑原创音乐平台,如QQ音乐设立的“腾讯音乐人”、虾米音乐发起的“寻光计划”、豆瓣设立的“阿比鹿音乐奖”等等。各大互联网公司都投入了大量资金打造优质的原创平台和小众高品质的音乐社区,以满足用户差异化、深层次的需求,提高用户的忠诚度。互联网音乐产业内的激烈竞争激发了良好的产业生态,也给小众音乐和小众歌手们提供了广阔的平台,这是过去的唱片公司们无法做到的。
 “线上+线下” 互联网思维
互联网音乐并不是只存在于网络的音乐,在“互联网+”的时代,“线上+线下”才是互联网的思维方式,“互联网+音乐”当然也一样。在音乐领域,“线下”指的不是线下的唱片公司,它涵盖的范围实际上非常广泛。“线下”可以是一档音乐节目,如今年来大热的《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我是歌手》、《我想和你唱》等。这些音乐节目大多需要和互联网音乐平台进行合作,例如《我想和你唱》就是通过唱吧APP来选拔素人、录制歌曲的;它也可以是线下的音乐演唱会、音乐狂欢节,如虾米音乐就和大麦网展开了合作,走“音乐+演唱会+票务”的O2O[3]之路;它甚至可以是最传统的线下KTV,例如近一两年来出现在各大商场的“迷你KTV”,用户需要和指定的K歌APP进行连接才能进行使用。
 
以“音乐节”这一线下活动为例,各种音乐节在小众歌手的发展中起了巨大的作用。纵观歌手陈粒的发展经历,我们也不难发现,“迷笛音乐节”、“西湖音乐节”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与陈粒一样的歌手还有很多,许多独立音乐人、独立乐队的发展,都是从音乐节开始的。
 
音乐节不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相反,它有着较长的历史,在国外,音乐节早在三个世纪前就出现了。音乐节在中国,自诞生起就有一种“小众”性,大众流行歌手鲜少参加音乐节。音乐节往往由多组歌手共同完成,且这些歌手一般不为大众熟知,他们演奏的歌曲也多属小众流派,如摇滚、民谣等等。可以说,音乐节一直是小众歌手们的一个表演平台。但以往观看音乐节的往往正是这些小众音乐原有的受众,歌手和听众组成的,仍然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小众音乐圈,并没有推广的出口。互联网与音乐节的结合,则改变了这种状况。
 
近年来“音乐节+互联网”的模式开始出现,音乐节开始与互联网音乐平台合作,拓展商业模式,也为在音乐节上表演的歌手们提供了线上平台。
 
例如,2017年4月,网易云音乐宣布与草莓音乐节达成合作,成为草莓音乐节独家音乐合作平台。用户可以在网易云音乐商城内优惠购买音乐节的门票,也可以购买音乐节的相关周边产品,音乐节上的表演视频、音频和表演者的相关资料也会第一时间上传至网易云音乐平台上。
 
与音乐节的联合,是互联网音乐平台“线下”战略的一种尝试,目前看来已初具成效。一方面,这种联合拓展了独立音乐人的宣传渠道,使他们有更多的机会被大众听到,提升了知名度;另一方面,这样的联合丰富了互联网音乐与传统音乐的合作方式,发展了“互联网+音乐”的模式,使互联网中的音乐产业趋向成熟。
音乐选秀 独立音乐人崛起
与音乐节一样,选秀节目并不是互联网的产物。早在电视时代,选秀节目就已经创造过辉煌,《超级女声》、《快乐男声》、《加油好男儿》等选秀节目捧红了一批草根偶像,这些节目甚至成为了一代人的青春记忆。但需要注意的是,电视时代选秀节目捧红的草根偶像,大多仍然和过去唱片公司力捧的歌手们一样,他们唱流行歌曲,听从娱乐公司的安排,做一个合格的“偶像”,或者是一个有实力的“大众歌手”,这和过去唱片公司们选中的歌手们并无不同。
 
近几年的选秀节目则不一样了。《中国好歌曲》、《中国有嘻哈》、《中国好声音》等音乐选秀节目的出现,捧红了一批独立音乐人,也成就了小众歌手的突围。这些节目与电视时代选秀节目的不同在于,它们鼓励原创歌手,欢迎小众音乐。除了电视平台之外,它们也与互联网音乐平台联动,让这些歌手拥有线上的曝光度。例如,民谣歌手赵雷在《歌手》中的《成都》,杭盖乐队在《中国好歌曲》中歌唱民族摇滚乐并获得冠军,山人乐队在《中国好歌曲》中宣传云贵地区的原生态音乐,这些选秀节目,为各流派的小众音乐提供了广阔的平台。
 
互联网时代各类音乐选秀的加持,是独立音乐人走向大众平台的一大助力。“互联网+音乐选秀”,也是互联网音乐产业中属于小众音乐人的新平台。
结语
 
互联网为音乐创造了新的规则和模式,也成就了小众音乐的突围。总的来说,小众音乐能够在互联网中逐渐走向大众化,其原因有二,一是小众音乐满足了互联网时代听众的深层次、多样化需求;二是因为小众音乐作为音乐产业里的长尾市场,其价值在互联网时代得到凸显并被挖掘。在听众需求与市场价值的驱动下,在激烈竞争的倒逼下,互联网逐渐构筑起“线上+线下”的音乐平台,形成较完善的音乐产业,成就了小众音乐和小众歌手春天。

本文地址:http://www.njanyou.cn/news/1646.html
Tag: 互联网 音乐
专业服务:南京网站制作,南京网站制作公司,南京网站建设公司
联系电话:025-65016872
上一篇: 当我们在谈论新春红包的时候,究竟可以谈论些什么
下一篇: 我国短视频平台的发展-以抖音APP为例
最新案例
泰杰赛
泰杰赛
苏派教育
苏派教育
全国大学生公共卫生大赛
全国大学生公共卫生大赛
南京德普筒仓建安工程有限公司
南京德普筒仓建安工程有限公司
中国非金属材料南京矿山工程有限公司
中国非金属材料南京矿山工程有限公司
你可能感兴趣
南京网站建设公司:企业移动端站点建设的优势
南京网站建设公司中网站前台和网站后台的区别
关于南京网站建设用户体验的标准
专业的南京网站建设公司应该是这样子的
南京网站建设六大特点
南京网站建设公司怎么选择
南京网站建设关于网站设计和UI设计的说明
南京网站制作的三要素
最后更新
南京网站制作之前需要考虑的10点问题 南京网站制作公司如何为您的品牌打造更好的网站 南京网站制作公司谈如何让自己的网站更具优势 2019年南京网站制作要考虑的网页设计技巧 南京网站制作公司说说UX网页设计的价值是什么 南京网站制作说的5个简单的SEO技巧,可在短时内提升您的网站 南京网站制作公司教你如何降低网站跳出率的5个步骤 南京网站制作认为的8个理由网站重新设计的时候了
服务项目
南京网站制作 营销型网站 微信营销 IDC网站 精品案例